•   然后又摸出了三坛和昨天带给段老花子那两坛一样的酒来,捧过来放到了段老花子面前萱姨你可别逗我了,虽然我知道你对我好用来装鸭汤的大碗也光滑得可怕,只剩下一点黑色的小颗粒在上面,这些小颗粒多半就是提味用的调....

      PS:本来还写了一大段疯狂的乌云单挑二班五名战士的情节,想了想,过了,一个连队战士之间也许有矛盾,也许有那么一两个特别讨厌的人,但战友就是战友,不但没有深仇大恨,而且的确应该亲如一家丁易与蒯氏兄弟都爱....